中国人有独特的超人情结。

把贪官交给青天,把流氓交给大侠,把耀武扬威的洋人交给霍元甲陈真,把日本鬼子交给小兵张嘎。

这么一安排,世界变得明明白白。

有这么多刚正不阿近乎绝情,武功盖世违背科学的超人,倒不是因为我们想象力丰富,而是现实太过无奈,非奇迹不能拯救。

真有轰炸机迫击炮,谁还乐意把手榴弹藏自己裤裆里呢?

 

精确到千分之一的电子天平、振荡器,还有胶囊外壳和医用淀粉,这里并不是一间大学实验室,他们的主人徐氏兄弟也不是科学爱好者。

他们的母亲生了一场病,名字叫卵巢癌。

也不是无药可医。

前后经历了4次手术、56次化疗,两兄弟打听到一种靶向药物可以抗癌。他们买来已经制作好的胶囊,服用三个月以后,母亲体内的癌细胞被控制住了。

这个时候,家里已经花掉了40多万。

他们开始查资料找教程,买来仪器原料,边制作边总结经验,小心翼翼维持着母亲的生命。

在自制药的有限疗效和副作用的两面夹击下,他们的母亲还是走了。

在采访中,他们说:“一个月买一包原材料,刚开始6000多块钱,后来慢慢降价到3000多元。虽然还是挺贵的,但比起买进口药还是便宜。

靶向药原价6万8自制3000元,他们不是超人,当绝症降临到家庭时,他们必须是。

 

原大爷也是一位超人。

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核心部件在他的手中诞生,因加工的最后关键三刀,又被称为“原三刀”。

英雄也有迟暮时。

为了控制前列腺癌的恶化,他需要服用一种美国进口的抗癌药。没被纳入医保前这药3.5万一瓶,够吃一个月。进医保后是1.5万一瓶,自费部分6000多元。

但原大爷还是吃不起,只能去买3200元一瓶的印度仿制药。

为了纪念戈壁滩上造原子弹的壮举,李雪健参演了电影《横空出世》,扮演了一位干劲十足的将军。

电影上映两年后,他被确诊为鼻咽癌,沉寂接近十年。

他这样形容自己生病时的感觉:

就像你要吃鱼,服务员把一条活鱼狠狠摔在地上,那鱼可能没死,但内脏肯定被摔烂了。我就是被摔烂了内脏的那条鱼,生不如死。

受煎熬的不仅是肉体和精神,更有经济条件限制下的窘迫和无奈。

默默无闻了一辈子,原大爷上没想到上热搜不是因为他的光荣事迹,而是没钱吃药。

一分钱,真的可以难倒英雄汉。

 

传说中古代有位超人,叫张三丰。

领导武当派,百岁之时一朝悟道发明了太极拳,在社会上享有崇高威望。在海南,有一位也叫张三丰的人,是海南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的一位接种疫苗的医生。

这不是一种普通的疫苗。

2002年,宫颈癌疫苗在美国研发成功,四年后被批准可以用于临床。直到2018年4月,在国内这种疫苗才被有条件批准上市。

有的排了半夜的队,才发现半年后才能买到疫苗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银丰医院出现了,掏钱就能打,还可以上门服务。

如果不是警方联系受害者了解案情,这三四十位接种者还以为这辈子再无患宫颈癌的担忧。

打开手机一看,医药费收款方竟然是青岛的一个加油站。接种的疫苗里,有走私来的,也有吉林四平生产的未知药水。

给他们打针的张三丰医生,相关部门网站上查无此人。

有时候,坑我们最惨的不是外人,而是自己的同胞。

多少人把眼泪洒在了《我不是药神》的荧幕下,靠着印度仿制的抗癌药,成千上万的癌症患者得以维持生命。

但并非每个人都是药神,扛回来的也并非全是真药。

在国内生产假冒印度抗癌药,再由人走私到印度,这些摆在货架的假药等待来自中国的“药神”们。

拿着救命钱,买了出口转内销的货,还他么是假的。

 

没有人愿意当超人。

强如奥特曼,全年无休24小时无休,怪兽一出现就要冲锋陷阵。

万一癌症这样的绝症降临到家庭中,除了当超人我们别无选择。白天黑夜的陪伴,到处寻医问诊的颠簸,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技能。

你需要上新闻引起大家的关注,还需要动手给家庭造抗癌药,要能调查清楚打疫苗的医院是不是黑店,要找到买印度仿制药的门路,还要有一双火眼金睛辨别真药假药。

最重要的是,要有足够的钱。

目前很多癌症已经可以控制。以美国的数据为例,乳腺癌的五年存活率已经超过了90%,宫颈癌的五年存活率达到70%,直肠癌与结肠癌大约是三分之二,白血病大约是60%。

医疗科学的发展,尤其是越来越多新型抗癌药的出现,大大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,有效延长了患者寿命。

但这药太贵了,一片药上千,一个月药费好几万。在这样的花销下,有几个家庭能不喊穷呢?

靠个人的力量,神仙超人也做不到啊。

抗癌药零关税,医保谈判,加快新药审批……为了让百姓顺利用上抗癌药物,很多政策已经逐步落地,大大减轻了病人家庭的负担。

但对于原大爷这样的普通家庭来说,用上正规的抗癌药还是有些吃力。

 

当原大爷和妻子相会于茫茫戈壁时,城市里开始流行起一首歌。

“我在马路边,捡到一分钱,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。”

那个时候,一分钱可以买一块豆腐,或者一支铅笔。几十年发展下来,再也没人愿意弯腰去捡路边的一分钱了,一块钱勉强可以考虑。

这是通货膨胀的功劳,对于那些辛苦攒钱养老的人来说,这更是一种嘲讽。攒起钱来涓涓细流,看病花销如排山倒海。

根据2016年《柳叶刀》的调查,中国癌症患者的家庭年均收入为54,557.19元人民币,人均就诊支出共计61,732.6元人民币,77.6%的癌症患者认为患病给家庭带来的经济负担难以承受。

抗癌的巨大开销,再加上通货膨胀的助威,存款在绝症面前毫无还手之力。

然而,十年来中国患癌人群还在以3.9%左右的速率增长,癌症不再是一个遥远的传说。

 

在癌症面前,一块钱能做什么?

这个问题就像在五十多年前问原大爷一样,一分钱能做什么?还是小伙子的原大爷也许会告诉你打算买块豆腐吃吃。

你有没有想过,现在微不足道的一块钱,说不定以后会是我们的救命钱?

基础版每个月仅需要1元,可获最高150万元的抗癌特药保障。

微保 基础版每月仅需1元 小程序

升级版6元/月起,就能获得最高300万元的抗癌特药保障。

微保 升级版6元/月起 小程序

这是腾讯旗下保险平台微保联合泰康在线、上药集团旗下镁信健康,共同推出的抗癌特药保障计划,即药神保。

抗癌特药包括国内已上市的新型抗肿瘤药物,包括靶向药物、免疫药物,疗效好,且副作用小,大大提高了癌症患者的生存质量,国内已上市40多种。

此外,药神保还瞄准了尚未被社保覆盖的抗癌药:基础版可以保障目前国内已上市但未纳入社保目录的12种特药,包括4种PD-1免疫药物(目前疗法最先进的抗癌特药),以及8种进口靶向药。升级版则保障全部国内已上市、未来新上市的全部抗癌特药。

同时,药神保人性化地将保险分为保险保障期和用药保障期。购买“药神保”后,若被保险人在保险保障期内被确诊患癌,将获得2年或3年(从确诊之日起)的用药保障。

药神保为可能患癌的用户提供了进一步的用药保障,通过+1的方式,实现了对社保、互助计划、百万医疗险、重疾险、防癌险等所有已有保障类型的有力补充。

除了为用药贵问题提供解决方案,药神保也想到了购药难问题。

药神保选择了上药集团旗下镁信健康作为供药方,它是国内目前与全球顶级药企独家合作肿瘤特药项目最多的企业,签约合作的DTP药房(可直接向患者提供特药的药房)覆盖超过全国30个省、200多个城市、700余家药房。

只要患者确诊癌症提交用药申请后,镁信会在一个工作日内完成处方审核。审核通过后患者可以院内用药,支持事后申请理赔进行费用报销;也可以院外用药,支持用药直付服务,领药或送药上门。

现在的一块钱,就是你以后能依仗的参天大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