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月28日,蔚来汽车发布了其2019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,持续亏损、汽车销售额下降、毛利率为负成为报告的主旋律。而成立仅4年便匆匆上市的蔚来也不断被质疑为资本运作而生,此外,蔚来还宣布获亦庄国投100亿人民币的战略入股,而这一大手笔对于现金流堪忧的蔚来来说无疑成了“救命钱”,国资的注入能让蔚来脱困吗?

2019年5月28日,蔚来汽车发布的2019年1季度财报显示,蔚来汽车还是不改亏损,当期亏损高达26.46亿元。与此同时,其营收和交付量都同比明显下降。

由于产品研发、自建工厂、自营服务、人力支出等这些环节,蔚来目前每个季度的烧钱远远超过5亿美元。持续的亏损再加上没有足够的订单,让蔚来汽车的“资金池”已到了近乎枯竭的地步。而市场还没来得及担心蔚来能否撑下去,蔚来又获亦庄国投百亿元投资。

其实,与此刻蔚来缺钱的窘境大相径庭的是,蔚来汽车出生时大咖云集,有着海量资本支持。或许一开始李斌一腔热血想好好造车,打造中国的特斯拉,但越到后面,蔚来越来越像是为资本运作而生。

巨亏持续,交付腰斩

2018年9月,蔚来汽车在纽交所完成IPO,成了“电动车企赴美上市第一股”。虽然其股价涨跌如过山车,但不论其招股书还是年报中公布的数据,蔚来汽车还是不改亏损的主旋律,盈利仍遥遥无期。

蔚来汽车公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其一季度收入16.312亿元,同比下降52.5%,净亏损达到26.46亿元。而在2018年,其净亏损就高达96.4亿元,较2017年上升92%,三年亏损超过百亿,平均售出每一辆车就要扛起逾80万元亏损。

除了收入明显下降,其交付量也下降显眼,近乎腰斩。财报显示,ES8前三个月的交付量为3989辆,虽然高于年初的预期,但2018年最后三个月,蔚来ES8的交付量达到7980辆。

而由于当前蔚来汽车的主流车款ES8交付量的大幅下滑,导致蔚来销售成本增加,汽车销售毛利润率由上季度3.7%变为负7.2%。进而导致毛利率由上季度的0.4%降为负13.4%。

另外,3月26日出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无疑让蔚来汽车的交付量雪上加霜。新政明确表示,电动车的补贴标准在2018年的基础上平均退坡50%,并且取消地方补贴,2020年补贴将完全退出。2019年的新能源汽车补贴将大幅度退坡,因此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选择也将变得更为谨慎。

实际上,除了蔚来汽车,在市场上颇有名气的特斯拉也未能逃脱大规模量产的困境。比如,特斯拉CEO埃隆·马斯克曾喊出了 “2018年第一季度末每周生产特斯拉Model 3达2500辆”的小目标,但实际上Model 3最终只实现了2020辆的单周产量。

虽然实现产品的量产交付才是造车新势力需要面对的最大考验,但同时,蔚来汽车的质量问题也在经受考验。2018年交付的蔚来ES8,在系统死机、续航缩水等问题频现之后,口碑几乎“雪崩”,被网友称为“半成品”。

百亿国资驰援

持续的亏损再加上没有足够的订单,让蔚来汽车的“资金池”已到了近乎枯竭的地步。其资产负债表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31日,蔚来汽车现金及现金等价物,限制性货币资金和短期投资的余额为83亿元人民币。

蔚来汽车2019年的一季报显示,其研发费用为10.784亿元,同比增长55.4%。而蔚来汽车将研发费用激增的原因归结于支持2018年12月发布的ES6研发和测试的设计和专业费用。

据蔚来此前披露的招股书显示,公司自2016年以来,累计投入研发55.27亿元,其中40.6%为研发人员薪酬开支,人均成本超过49.5万元。相比之下,长城汽车2017年人均成本为12.1万元,吉利汽车则仅为11.1万元。

而其披露的一季度的销售及管理费用高达13.199亿元,同比增长71.5%。另据蔚来2018年财报显示,其销售成本约占全年度总营收的99.6%,比吉利同期的销售占比79.8%足足高出了近20个百分点。

实际上,从蔚来汽车在众多一线城市开设的规模庞大的城市展厅,花8000万打造发布会,到已有7家蔚来中心投入运营,53家营业网点投入运营,再到预计2018年底,将有60-80家换电站投入使用,400-500充电车投入使用,大手笔投入的背后,外界对蔚来“烧钱”的质疑一直都在。

由于产品研发、自建工厂、自营服务、人力支出等这些环节,蔚来目前每个季度的烧钱远远超过5亿美元。而市场还没来得及讨论80亿元对蔚来汽车来说能不能撑过2个季度,蔚来汽车就引来他的大金主。

5月28日,蔚来汽车在2019财年一季度财报中称,蔚来汽车将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注册设立一家新实体“蔚来中国”,并向后者注入特定的业务和资产。当地国有投资公司将通过特定公司或联合其他投资方,以现金的方式出资人民币100亿元,战略入股蔚来中国。

亦庄国投将协助“蔚来中国”建设或引进第三方共同建设蔚来中国先进制造基地,即“蔚来汽车城”,生产公司二代平台车型。双方正继续为完成最终具有约束力的交易文件而努力。

可以说,引入亦庄国投是蔚来汽车继2019年2月通过发行可转换债券筹集7.5亿美元之后,对其资金流的最大救赎。

为资本运作而生?

其实,与此刻蔚来缺钱的窘境大相径庭的是,蔚来汽车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。2014年11月25日,拉上腾讯马化腾、京东刘强东、高瓴张磊、顺为(小米)雷军、汽车之家的李想,李斌组成了一个豪华创始投资团队,蔚来正式宣告成立。

彼时,蔚来汽车成立之时大咖云集,获得数十家知名机构投资。蔚来汽车招股书中的优先股部分披露,高瓴资本、顺为资本、红杉资本、愉悦资本、IDG中国等风投参与过蔚来汽车融资。也正是在海量资本的支持下,李斌有底气的说出了那句名言——造车的资金门槛是200亿人民币。

或许一开始李斌一腔热血想好好造车,实现中国的特斯拉,但越到后面,蔚来越来越像是为资本运作而生。

随着蔚来汽车估值的水涨船高,其投资方腾讯、百度、京东、红杉资本、愉悦资本、淡马锡等虽是顶级机构,但对其投资会变得更加谨慎。蔚来汽车在国内一级市场已经很难融钱了。

再加上国内中小机构也无力跟投。蔚来汽车要想寻找其他的融资通道,虽然A股投资者众多,但在A股上市要求连续3年盈利的条件下,蔚来只能退而求其次。有最好的概念、最好的主题和比较好的基金的纳斯达克成了其最优选择。于是,成立仅4年的蔚来汽车匆匆上市。

在截至招股书递交前,蔚来所有累计融资约为24亿美元,而2018年IPO计划募资18亿美元。

而蔚来汽车CFO谢东萤曾表示,蔚来汽车之前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的利率,比蔚来预期的高一些,不过蔚来汽车不会把可转换优先股作为未来主要的融资方式,因为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很多的融资渠道。擅长资本运作的蔚来似乎也成了其不断“烧钱”的底气。

2019年4月,蔚来与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蔚来签订了ES6制造合作协议,作为蔚来与江淮于2016年5月签订的制造合作协议补充。

依据该协议,蔚来每月按生产车辆数量向江淮支付生产费用,并对自2018年4月10日ES8开始投产以来前三年江淮的经营性亏损给予补偿。蔚来或为江淮生产ES6所需新的设备增加一定投资。

而这种“按需生产”的直营模式,如果订单不足,工厂就要减产。产线闲置,但设备依然按时间折旧,人员成本、运营成本,每天照常摊销。招股说明书显示,2018年6月,蔚来汽车支付给江淮约1亿元的补偿。

5月28日,蔚来宣布了第二款量产车ES6下线。而这款车也被蔚来当成了救命稻草。